错失行业龙头地位被迫转型 皇明太阳能陷多元化迷局

     2018-4-28   中国经营报

  近日,皇明洁能控股公司(以下简称“皇明控股”)总经理徐兴峰亮相中国户用光伏研讨会,作“从太阳能热水器到光伏:千万业绩不是梦”的主题演讲。自今年2月实名举报德州市委书记后,皇明集团在公众场合鲜有发声。

  春节前夕,皇明集团董事长黄鸣在题为《黄鸣实名举报市委书记,质量卫士维权营商环境》的微信公众号文章中,指责德州市政府长期未兑现承诺,导致皇明集团陷入资金危机。该事件引发广泛关注,后德州市政府公开发布通报称,已与黄鸣见面沟通,将依法依规研究解决。

  4月26日,皇明太阳能方面回应《中国经营报》记者称:“目前公司很多事情都在处理当中,与春节前后的事有一些关联,暂时没法回复,等有结果之后再联系。”

  据了解,作为太阳能热水器的拓荒者和启蒙者,皇明太阳能热水器销量曾经长期占据行业第一的位置,黄鸣也被媒体称为“中国太阳能产业化第一人”。虽然集团旗下主营太阳能热水器的皇明太阳能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皇明股份”)未曾公开过财务数据,但在产业经济观察家洪仕斌看来,整个太阳能热水器行业自2010年到达高峰后,市场份额就不断下滑,皇明太阳能热水器也随之发展受限。即使近年来集团积极寻求转型,前景也难言乐观。

  资金困境

  作为皇明太阳能热水器的创始人,黄鸣一直自称是“太阳能疯子”,曾多次爆料行业“潜规则”。2018年春节前夕,他又再次把自己和皇明集团推向了舆论的中心。

  其在上述举报文章中写道,为了山东省主办的2010年世界太阳城大会,皇明集团执行市委市政府指令建设大会主会场、配套设施、主景区、旧村改造和彰显太阳城的样板工程,共花费约30亿元,这导致了皇明集团从账上10亿元现金到负债约20亿元。为此,政府承诺以刁李贵旧村拆迁和周边土地作为补偿。但如今将近10年已过,德州市现任市委书记拒不补办遗留手续。

  根据该文章不难看出,皇明集团如今正遇到资金难题,公司将主要原因归结为出资承办了世界太阳城大会。但在业内人士看来,皇明集团近年来的衰落或与整个大行业的走势及自身经营不善也有关。

  公开资料显示,2007年皇明集团旗下主营太阳能灯具、光伏发电的皇明控股营业收入就达到13.5亿元。2008年12月,公司还获得高盛、鼎晖投资两家投资机构近1亿美元的资本注入,并计划登陆资本市场。2010年、2011年,皇明控股营业收入分别达到18.68亿元和18.97亿元。

  然而,2012年~2014年前三季度,皇明控股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4.98亿元、14.45亿元、8.77亿元,较2010年和2011年有了明显的下滑。净利润方面,2012年、2013年公司净利润尚实现6756.07万元和7364.47万元,到了2014年前三季度,仅实现1376.14万元。

  本报记者查询发现,2014年第三季度后,皇明控股未再公开财务数据。而主营太阳能热水器、太阳能热水系统、太阳能高温热发电、太阳能空调等业务的皇明股份至今未曾对外公开过财务状况及市场占有率表现。

  “事实上,从整个热水器行业的走势判断,自2010年左右到达最高峰后,太阳能热水器受空间及气候的约束,市场占有率不断下滑,皇明太阳能热水器也不例外。”洪仕斌认为,太阳能热水器曾在某一时间节点快速崛起,但随着电热水器、燃气热水器的发展成熟,太阳能热水器行业的上升空间越来越窄,在此情形下,很多品牌不得不开始转型。

  《前瞻产业研究院太阳能热水器行业报告》指出,随着近年城市发展进程加快,多层和高层建筑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对太阳能热水器的安装和使用形成严峻挑战。与此同时,农村市场日趋饱和,行业产品频频爆出质量问题,太阳能热水器前景不甚乐观。

  转型难题

  随着太阳能热水器行业的整体下滑,皇明也在积极寻求转型。皇明集团官网显示,目前公司已涉足了家庭热水、工程热水、发电照明系统、空气净化系统、太阳能未来建筑等诸多领域。不过,这些领域进展均不明显,至今未有能够取代太阳能热水器的新主力军业务。

  2012年,黄鸣在山东德州太阳谷正式发布皇明《全球新能源未来求索白皮书》,并启动了“5万家气候改善商城”计划,旨在“打造世界首家质量最优、产品最全的洁能型气候改善商城”。

  彼时,黄鸣表示,皇明正处于历史上发展战略最为清晰的时期,皇明发展有望进入新一轮高速发展期。

  然而,到2015年底,黄鸣却公开坦言,皇明的气候改善商城任务完成得并不好,只有上千个,离5万个差远了。

  随后,皇明集团于2014年推出的太阳能微厨系列产品,2015年推出的涵盖太阳能蒙古包、太阳能沙疗包、太阳能帐篷、太阳能游乐宫、太阳能景观休闲亭、未棚墅、未蔬棚、未牲棚等产品的“太·未”系列产品同样收效甚微。黄鸣在2015年底公开表示,太阳能微厨系列产品在整体销售业绩中占比还是不大,还在探索中。

  “我并不看好皇明的转型,一个企业当它的主业都不是很好的时候,转型难度必然很大。”洪仕斌表示,企业转型一是要看有没有能力转型,二是要看有没有相匹配的资源、资金转型。“很多转型成功的案例都是在企业主业充满能量的时候实现的,而皇明本身主业就处在下滑通道,无法吸收更多的资源和资金,就无法给予它强有力的转型支撑,这种情况下转型挑战很大。”

  自2014年以后,皇明集团的销售业绩、市场份额占比如谜一般,从未正式对外公布过。久不在行业中心的皇明集团还能否给市场带来惊喜?


分享至:

相关阅读